?
快捷搜索︰  xxx  as  test  phpinfo()  phpinfo();

導讀︰近日,黑龍江鶴崗市區一戶每平米僅300多元的二手房,震驚國人,堪稱白菜價。而杭州卻在16號拍出了實際樓面價每平米5萬元的“地王”。為什麼城市之間差異會如此之大?還會有哪些城市會遭遇鶴崗這樣的命運?出路又在哪里?鶴崗是一個怎樣的城市?相聲演員于謙的父親王老爺子,早年做生意,曾從大同拉著煤礦到鶴崗去賣,結果賠個精光。鶴崗地處小興安嶺和三江平原的緩沖地帶,擁有豐富的礦產資源。自1918年煤礦開采以來,鶴崗一度成為黑龍江省四大煤炭生產基地。煤炭,曾讓鶴崗人引以為傲,卻也成為鶴崗發展的束縛。觸發了資源型城市最害怕的“資源詛咒”。資源詛咒,是指國家或城市擁有大量的某種不可再生的天然資源時,卻反而容易形成工業化低落、產業難以轉型、過度依賴單一經濟結構的窘境。大白話講︰能躺著賺錢的時候,就懶得站起來了,日子久了甚至連走路都不會了。
例如,非洲的一些國家,石油儲備非常豐富,靠賣石油就能拉動經濟發展。那麼各種權力會爭奪石油資產,大部分普通人也都會圍著石油轉。而科技等需要培育的產業就會不被待見。資源詛咒一定有效嗎?其實不然。阻礙城市發展的核心,不是資源,而是利益,以及利益相關的規劃、制度。如果在資源紅利期,能夠沖破既得利益的束縛,提早布局、發展新產業,那麼資源反而會成為堅實的支撐。比如湖北黃石市,曾以“鋼鐵糧倉”名滿天下,如今則一方面發展旅游資源,另一方面借助黃石港融入長江經濟帶發展,實現了轉型。而回到鶴崗來說,過去的經濟發展嚴重依賴煤炭銷售。而煤炭銷售取決于東北整個工業經濟的發展。如今,東三省老工業基地日漸式微,鶴崗也不可避免的遭受經濟下滑,而體現在房價上,就是持續的低迷。一座城市房價的上漲或下跌,取決于多個因素,包括貨幣供應、土地供應等等。但城市經濟發展,無疑是影響最深遠的。那麼,哪些城市會遭遇鶴崗式的衰落?地處三線城市的年輕人,要不要提前向二線轉移呢?其實不用分二線三線,而是要看所在的城市,是否走在發展的路徑上。
非核心城市或者縣鎮,有哪些經濟發展的路徑?回顧歷史、環顧全球來看,主要有四種模式︰資源推動、規劃彩票、溢出效應、雁陣轉移。1)資源推動礦產、名山大川等資源都可以成為拉動經濟發展的因素。但,最有效的資源,莫過于“人”。尤其是年輕人,更尤其是文化程度高的年輕人。他們既是未來經濟的推動器,也是房產的穩定器。因此,在2018年許多城市都開啟了搶人大戰。武漢市高呼“落戶敞開門、就業領進門、創業送一程、服務送上門”,確保實現25萬的大學生留漢指標,等于鶴崗人口總數的1/4。不過,2019年戶籍新政出台後,人才的流動性大幅增加。如何吸引年輕人,就需要除戶籍之外的其他因素,譬如產業環境、生活環境等等。擁有資源,尤其是面向未來的資源,才有快速增長的潛力。2)溢出效應溢出效應是指,一個事物的快速發展,也無意間帶動了另一個事物發展。形象點說,就像婚禮宴會上那一層層疊起來的高腳杯。當最頂層那杯酒滿之後,就會慢慢流出到第二層、第三層。而那些圍繞在核心城市周邊的小城市,甚至城鄉結合部,就可以享受到因核心城市經濟發展所帶來的提升。臨近上海的江甦啟東就是一個例子。
上海海上裝備制造業快速發展時,中國遠洋也把子公司放在了啟東。每年來上海旅游的人中,有80%的人都順道去了啟東(2017年數據),帶動了啟東旅游業的發展。有大腿可以抱,何樂而不為。3)規劃彩票巴菲特曾說過,他出生在美國,而不是孟加拉,這個“卵巢彩票”,是他成為股神最重要的因素。城市也是如此。一旦一座城市縣鎮在國家的戰略布局、政策規劃中佔據了有利位置,那就可以翻身把歌唱。鄭州,就是一個這樣的例子。2010年底,美國一家名為“商業內幕”的網站公布了若干幅鄭東新區的衛星圖片,稱其可能是中國最大的“鬼城”。8年後,鄭東新區的居住人口超百萬,房價也到達了3萬元一平米,瀟灑地完成了一次跨國打臉。幫助鄭州實現跨國打臉壯舉的,是2008年開始的高鐵“八橫八縱”超大規模投資計劃。地處中原的鄭州,很幸運地被定為“米”字型樞紐。按照規劃,7條高鐵將從鄭州呼嘯而過,鄭州3小時內可以達到的城市人口近8億人。數據來源︰中國指數研究院借著高鐵樞紐的政策紅利,2013年鄭州再獲航空港規劃,機場建設上升到國家戰略級別。從2010-2017年,鄭州每年人口增長18萬,逼近千萬大關。而鄭州GDP也從2010年的4000多億,增長到了2018年的萬億。回顧歷史來看,深圳能從小漁村到如今的金融、科技核心城市,也不得不感謝當年從天而降的那個圈。4)雁陣轉移雁陣轉移是指發達地區為實現產業升級,將已經成熟的產業轉移給其他地區來承接。就像大雁一樣,有頭、身子、翅膀和尾巴。雁頭自然是領導者,雁尾自然是最終的承接者。
這個模式是許多國家、城市經濟發展的總結。例如日本、韓國、台灣、大陸,依次完成了半導體行業的轉移。美國、日本、香港、深圳,也依次完成了制造業的轉移。雁陣轉移,也是二三線城市實現經濟發展的捷徑。比如,中國的家電之城是哪里?格力的珠海?海爾的青島?還是TCL的惠州?以上都不是。合肥,才是中國的家電之城。生產了全國1/4的冰箱彩電等四大件。然而,十幾年前,安徽人常說的一個笑話是,安徽的省會是南京。因為,外流的上千萬人口中,超過1/3都去了南京。雖然擁有中科大這一響當當的名校,但合肥還是一個毫無存在感的省會,直到2008年一次頗有遠見的豪賭。合肥政府通過認購京東方60億股票,成功引來了這一面板龍頭。從日韓承接來的面板制造,又被合肥承接了過去。面板主要用于生產電視、電腦、手機等所用的屏幕。兩年後,京東方面板量產,吸引了一批批例如彩電等配套企業入駐。2015年,面板產業鏈產值2000億元,佔到合肥規模工業產值的23%。而合肥經濟規模也從世紀初的1/3個南京,追趕到了2/3個南京。2016年,蟄伏已久的合肥房價開始啟動,一年內漲幅超過40%,創下了當年的全國之最。這就是主動承接雁陣轉移的效應。如今,一批批內陸城市也開始承接沿海的制造業,比如鄭州的富士康工廠等,也是這個邏輯。當然,雁陣轉移自然也不是一廂情願的。合肥當地廉價的土地成本、人力成本等因素,也是招來金鳳凰的原因。而城市如果要實現持續發展,也要不斷升級所承接的產業。避免從雁尾變成雁屎。年輕人要不要離開非核心城市?如果你的城市沒有走在以上四種發展路徑上(同時,還要警惕那些類似鶴崗這樣的,消耗性資源依賴型城市),那麼還是建議你做好更長遠的規劃。雖然,互聯網減小了大小城市之間的信息差異,高鐵縮短了大小城市之間的物理距離,萬達同化了大小城市之間的生活品味,但是,大小城市的生態復雜度差異,卻是隨著時間不斷擴大的。大城市擁有更多樣化的工作形態、更廣闊的試錯空間、更立體的提升角度。而收縮的非核心城市,可能工作就只剩下公務員、銀行、開店做小生意和葛優躺。
因此,如果要追逐事業,你不離開,下一代、下下一代會更痛苦的離開。白菜價的鶴崗不可怕,可怕的是躺著做白日夢。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