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as  test  xxx  phpinfo();  KNOX  phpinfo()  -(confirm)(1)-  S05PWA==

場外配資的定義︰
簡單來說場外配資是指融資融券以外的,所謂的股票配資公司公開的借錢炒股。
場外配資並非嚴格意義上的法律概念,目前也沒有明確的界定,和通常認為的OTC場外交易市場不同,“場外”和“場內”並不以物理或空間區域為區分,一般認為以是否需要金融牌照或批準以及是否需接受金融監管為劃分標準。因此,券商融資融券業務系典型的受嚴格監管的“場內”配資業務,而民間借貸、P2P互聯網金融則為典型“場外”配資業務。介于兩者之間的券商資管計劃、收益互換、銀行理財、傘形信托、私募配資等方式雖然也接受相應金融監管,但在準入門檻、投資標的範圍、杠桿率等方面又有所不同。前述各類通道和業務經過相互嵌套,結合以恆生HOMS為典型的分倉系統,實現了配資公司對客戶子賬戶證券、資金進行監控和結算、二級子賬戶分倉、股票賬戶虛擬非實名化、賬戶操作與支配權分離、配資公司強行平倉權、投資者零門檻、理論無限杠桿率等目的。
場外配資現狀︰
場外配資源于民間資本投資渠道的狹窄和實體經濟的不振,投資者的賭徒心理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2015年股災時,證監會對民間配資采用了分類處理的措施,對采用軟件進行操作的民間配資嚴厲禁止,對一般的民間配資采取緩步的溫和處理方式。配資公司在當時難以為繼相繼退出並紛紛轉戰港股美股,個人游資遭遇重創。
 
此次場外配資復甦,主要以民間“熟人”為主,網絡資金批發配資幾乎絕跡,配資資金的來源、分配、規模比例以及融資雙方涉及的權利和義務都更加透明化,配資操作更趨穩健。配資者幾乎都降低了杠桿,比例多為1︰1,操作更加保守,遠無法滿足股市投資者的需求。傳統的配資公司,操作模式上多采“地下”運作,有些為了規避監管開始使用“一人多戶”等手段重拾老業務,杠桿比例因人而異。投資者與配資者的私人關系、熟悉程度成了配資的前奏,其合作流程一般為︰了解股票配資具體操作、確定合作意向、簽訂股票配資合作協議、投資者存入風險保證金、配資者存入配資金額、質押證券賬戶,之後投資者就正式開始利用配資者提供的質押賬戶進行股票交易,配資迅速簡單,操作方便。
 
值得注意的是配資合同環節,由于《證券法》規定嚴禁法人出借賬戶而沒有規定嚴禁自然人出借賬戶,法人出借賬戶的合同很可能被司法認定為無效合同,而通過自然人之間簽訂的配資合同在司法上多被認為沒有違反法律規定而有效。實踐中,配資公司為了規避這一問題,均是以自然人進行開戶,由于自然人證券開戶的數量放開至20個,操作層面上完全可以滿足一般配資公司的業務需求。因此,一些資本大鱷與有業務實力的投資者自然而然的走到一起,在小心翼翼的衡量掌握好杠桿比例後,通過自然人之間簽訂配資協議、質押證券賬戶進行操作的模式普遍受到青睞,甚至有些配資暗箱操作,連合同都沒有。
 
怎麼安全的進行場外配資
1、 關注配資公司資金來源。目前在國內股票配資方,主要有兩大來源︰一是傳統的線下實體公司配資,主要包括信托和銀行。二是以互聯網為平台的“線上配資”,包括P2P。所以,作為投資者理應關注一下配資公司資金的主要來源,這是對如何正確認識場外配資的基本認識。
 
2、 時刻留意平倉警戒線。做過股票配資的投資者都知道在簽訂融資融券合同時,雙方會協商設置交易賬戶的虧損警戒線和平倉線。如果投資者沒及時追加保證金,配資公司會為了保障操盤資金的安全,進行強制平倉,這也是券商唯一的降低資金風險的方法。所以,投資者自己要重視警戒線和平倉線,並時刻留意警戒線和平倉線的發展態勢,保證自己有時間追加保證金,不能因為輕視平倉線而被強制平倉,蒙受損失。
 
3、 以小博大信不得。這是如何正確認識場外配資的重點,股票配資是一把雙刃劍,加大配資杠桿會在行情好時放大收益,但是也會在行情不好時擴大虧損,如果投資者操作的不當,被強制平倉就會傷到自己,而平台的資金不會損失。
 
4、 場外配資失控風險要留心。場外配資高杠桿的風險很大,很容易被平倉,對投資人來說風險過大,股市因配資被放大的比例已經遠遠高于其實際水平,一旦大盤大跌,爆倉的風險隨時會來,股民的本金極有可能會因為場外配資的失控而承擔血本無歸的風險,而且場外配資失控風險還包括因配資公司倒閉、老板跑路而引起的風險,所以投資者必須警惕和留心場外配資失控風險。
場外配資為何屢禁不止︰
場外配資卷土重來,使股市走勢撲朔迷離。近日,證監會發言人鄧舸指出,證監會在日常監測中關注到,一些新型場外配資活動有所抬頭,個別場外配資機構變換手法、巧立名目,借助個人賬戶及新型技術手段,以“投資顧問”、“我出資,你炒股”、“虛擬買賣”等方式宣傳誘導投資者參與違法證券業務活動。
 
隨著,3月以來股市逐步回暖,上證指數從2638點的前期低點反彈至3000點附近,創業板指當月以來累計上漲超過17%。隨著大盤逐步走強,題材股全面活躍,部分強勢股再現顯著賺錢效應。投資者做多熱情回暖,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風險偏好,加杠桿抬頭。
 
近期,兩融余額止跌回升,融資淨買入額連續多日呈現淨流入狀態。以滬市為例,融資余額3月1日跌破5000億元,3月16日最低降至4834.82億元,之後5個交易日連續回升,3月 23日升至5097.42億元。3月25日,滬市融資余額為5086.39億元。
 
券商兩融業務的回暖,主要是得益于證金公司全面恢復轉融業務並下調轉融資年利率,這被認為是鼓勵與引導杠桿資金進場。與此同時,各大券商紛紛爭搶兩融客戶,使兩融業務融資利率首次跌破了7%。兩融利率的下調,也被市場認為是超級牛市啟動前的大利好。
 
但在場內融資復甦的背景下,場外融資也開始死灰復燃。盡管證監會明確定性場外配資屬于非法證券活動,一再提醒投資者要提高風險防範意識,但場外融資又是以“換馬甲”的方式重新活躍起來。據悉,相比場內融資1︰3的杠桿比例,場外杠桿動輒1︰5的配資比例,而網絡配資的最高比例達到1︰8甚至1︰10以上。
 
場外配資活動之所以受到投機者的青睞,主要是回報率實在太誘人,只要抓到一個漲停板,就可以獲得50%甚至100%的收益率。在此誘惑之下,很多投機者甘願鋌而走險,卻忘記了去年濫用杠桿所帶來的重大損失。當然,也有不少新股民並未經歷過去年股市暴跌,進而抱著一夜暴富的幻想匆忙入市,他們大多缺乏股票投資經驗,卻一心想著通過場外配資賭一把。
 
筆者認為,當前股市存在著較多的不確定性,投資者不應對後市過于樂觀。鑒于今年監管層嚴控股市“加杠桿”行為,起碼今年重新上演“杠桿牛市”的可能性並不會很大。更何況場外配資具有較高風險,廣大中小投資者即使看多後市,也應拿自有資金投資股票。
 
首先,場外配資杠桿倍數過高,脫離了杠桿投資須量力而為的風控原則。要知道,杠桿投資本身就是把“雙刃劍”,在放大收益率的同時,也加劇損失的可能。場外配資這種“刀口舔血”的特性,在去年下半年展現得淋灕盡致。即使是1︰5的場外配資都很可能遭遇股市暴跌而不幸爆倉,更別說更高杠桿率的危害性了。
 
再者,場外配資平台享受著無風險高收益率,而全部損失則由中小散戶來承擔,這無疑是讓中小散戶承擔著較高風險。一方面,場外配資平台通常唯利是圖,只要看到股票連續大跌,臨近約定設置的止損點,就會置投資者利益于不顧,強行給客戶平倉。
 
另一方面,場外配資平台根本不會考慮參與者的資金實力與風險承受力,任何投資者都可以參加配資炒股活動。而為了獲得高回報,參與場外配資的中小散戶往往又熱衷于在股市中追漲殺跌,這樣很容易成為市場博弈的犧牲品。
 
最後,通過非法渠道進行場外配資的投資者,自身權益無法受到有效保護。鑒于場外配資本身屬于非法證券活動,還會滋生其他的金融風險,所以監管層將會進一步對其進行清理。
 
證監會高層此次也特別指出,在既往場外配資個案中參與者以中小投資者居多,不少個案出現指令丟失、交易差錯、債務爭議甚至本金挪用等風險,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特別提醒廣大投資者,通過非法渠道進行證券期貨交易,自身權益無法得到有效保護。
 
事實上,場外配資的高杠桿放大了股市投資風險,更是去年A股遭遇史詩級股災的幕後元凶。對此,必須對場外配資行為的“換馬甲”方式高度重視和警覺,對非法融資活動始終保持高壓態勢。作為投資者切勿將監管者的風險提示當成耳旁風,要建立成正確的風險防控意識,保持良好的投資心態參與股市。場外配資絕非是中小股民致富之道,弄不好會對個人財富及家庭帶來毀滅性的打擊。
 
場外配資的“是”與“非”
 
隨著我國金融市場的不斷改革與完善,場外配資一定有它的生存空間。既然場外配資久打不絕,證監會進行“一刀切”似的圍追堵截顯然並不合適。客觀分析其“是”與“非”,采取疏堵結合、加強監管的辦法,可能更適宜引導目前場外配資良性發展。
 
待場外配資並非一無是處。適當杠桿的配資業務的開展,可以滿足缺少資金的投資者看準時機入市炒股的需求,可以采用配資者平倉的方式限制投資者的賭徒心理及時止損,相對平衡股指大幅度變動,減少對股票市場的劇烈震蕩。若加杠桿控制得當,場外配資對資本市場發展有一定正面作用,關鍵是要如何做好風險管控並加強監管。
 
此前令場外配資陷入“非法”風波的主要問題,在于沒有篩選風險承受能力高的投資者,杠桿率太高,達到1︰2、1︰5,甚至更高,在放大了資金比例的同時也擴大了風險。如此高杠桿之下,配資者看到股市勢頭不好時就會強行平倉,大量的平倉高頻率出現,從而導致股市異常波動,甚至出現系統性風險。而平倉就意味著投資者猶如賭徒輸的精光,會引發輿論風波甚至繼而影響到社會生活秩序。曾經曝光的“長沙股民4倍配資、全倉中車,兩天賠光跳樓”的消息,就是最好的例子。
場外配資的監管之策
 
司法對場外配資合同爭議的態度,說明國家並非一致認定非法,只是證監會對此並不提倡。即使合同因某些原因可能被認定無效,但司法仍強調意思自治。因此,對于股票配資我們一定要看到其優勢與特點,最大限度地抑制它的負面作用,讓場外配資的大門只為合理有序的業務而開。
 
(一)擴大官方融資融券業務的主體,加強主體的信用管控。
 
民間場外配資的強勢發展,主要是因為官方融資特許經營、渠道堵塞、程序繁瑣,所以簡單快捷的民間配資應運而生。
 
試想,如果國家擴大配資主體資格,並建立信用管理、信用評估與控制制度,再在此之上設置合理的準入與退出機制,適當引導配資者與投資者根據各自的風險承受能力選擇合適的杠桿比例介入股票配資市場,最大限度地控制違約風險,長此操作,場外配資怎麼可能引發類似于2015年股災的高風險?
 
(二)設定杠桿比例上限,控制違約風險。
 
配資飽受詬病的主因是高杠桿可能引發高風險。如果法律規定按照不同客戶的風險承受能力合理安排杠桿比例,對杠桿比例設定上限,超過上限就不受法律保護,就像民間借貸年化利息超過24%就不受司法保護一樣,敢于挑戰高杠桿的人必將越來越少。
 
更進一步,如果規定高杠桿非法配資一查到底,無論明的暗的都要查,並規定嚴厲的處罰措施,非法的高杠桿業務必將被杜絕。
 
(三)規範配資的信息登記與披露制度,監督賣空行為。
 
證券市場引發爭議,很多時候是因為信息不對稱。如果針對專門的、大額的配資業務建立健全民間配資的信息登記與披露制度,監督部分惡意投資者利用賣空操縱市場,使民間配資陽光化透明化,使潛在的風險得以合理評估,這將對規避違約風險、防止內幕交易、發現股市異常產生合理預防。
 
此外,股市的交易模式實際上是有規則性漏洞的,如果能利用好信息披露制度控制好股指期貨交易,尤其是控制好融券賣空的交易量,基本上就可以控制住股票跨期限交易的規模,這樣也就能堵住大量的杠桿繼續延伸出來,從而引導投資者采用合理的配資杠桿。
 
(四)建立健全場外配資監管體系
 
場外配資本身並不必然是違法的,它目前存在的全部問題,都是可以通過制定、修改相關法律法規加以解決的。因此,監管場外配資要從制度設計上做文章,考慮如何減小或阻止場外配資對市場的干擾,引導場外配資良性發展。對此,我國監管部門應當盡快建立健全證券行業監管政策體系,根據當下金融市場情況對場外配資出台配套實施細則,完善證券行業及市場的監督條例,結合司法實踐建立健全場外配資法律體系。
 
證監會認定場外配資“非法”,很大程度上應該是該業務超出了證監會的監管能力之外。如果證監會能夠監管到,又何愁風險外溢?目前大量的配資公司采用自然人與投資者簽訂配資合同、質押操作自然人證券帳號的方式規避違法性問題,難保不會出現什麼新的問題。既如此,還不如大方讓配資公司作為合同的一方當事人。實際監管中,建議學習香港的配資主體主動申報制度。如果配資主體未經事前申報,不得開展場外配資業務。只有在獲得合法的申報準入後,方可開展業務。這樣監管層就可以對場外配資進行宏觀管理,合理引導配資行為。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